?

【简介】

这个页面放一些【平时不会主动提】但是【存在着比较好】的个人观念和想法.

【虚拟和现实】

我很喜欢故事.
故事脱离了现实中各种各样的限制,可以在不考虑成本的情况下自由的,没有边界的提出假设,探索现实中做不到的问题.
常见有观点会议论【在现实中认为具有负面影响的故事】是否应该被抵制/是否不该被创作.
首先我坚持【是否可以创作具有负面影响的故事】和【负面影响故事的传播】是两件事.
只有把它分成这两个部分,【创作】的制造方与【阅读】的接受方的矛盾才能化解.

【是否可以创作具有负面影响的故事】的事是从创作方来考虑的.
就如刚才所说,故事的【非真实性】是故事很大的魅力,也是其最大的特性.
如果给故事上上枷锁,那是对故事本身的特性极大的破坏.
要注意,故事是人所创作的.
也就是说,故事中的因果:好人是否得到好报,坏人是否遭到天谴——都是人来决定的.
一旦因果并非现实中看不见的俄罗斯转盘,而替换成人为操控,那故事情节的存在很大的一个问题是【为什么】.
【凭什么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
是为了喜剧/悲剧效果?
是因为作者想讨论某个题材?
【负面影响】是故事组成的一个部分,是表面.
把故事组成起来的逻辑,那背后才是作者真正的意图.
比如麦田中的守望者中的主视角霍尔顿开篇就逃学出走:作者在鼓吹逃学这个行为吗,不是啊,这个故事根本不是在讨论【逃学可以被允许】是否,它只是个题材而已.

那又有一个衍生议论:就算(鼓吹逃学)这不是作者的意图,但作者不该用负面影响的元素写进自己的故事里.
一句话结论:我不支持思想罪.
在虚拟世界再怎么发生灾难,现实世界没有人会因此受伤.
但要展开的说,【无论作者讨论与否】,负面影响的事发生的【可能】一直都存在.
故事虽然是假的,但里面的人事逻辑,却又是由人写出的,是【真实的】.
这真真假假的地方也是故事有魅力的地方啊.
话又说回来,这里【对负面影响事物】的认知又有【青春疼痛悖论】的意思.
只能说无论是从【接受】还是【制止】负面影响事物的角度,发生在虚拟假设比真正遇到,成本会低很多.
但疼痛终归是疼痛,所以在【负面影响故事的传播】,我认为得做到一定的【知情权】或【保护】.
也就是像分级那样,达成一个标准(standard)给读者.
这也是后话了.


【创作的原创性】

从画风抄袭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切入吧.

首先画风这件事是得画了有点日子的人才需要考虑的事情.
画图本身是一种表达:我有个画面想传达/我有个人物想展现/我有份感情想分享,等等.可以是任何事!
想表达,然后选择了【画图】这个形式,仅此而已.
所以当画了一整子之后,会意识到,画图这个表达形式,是有非常非常非常多的【个人选择】在里面的.
比如颜色的选择,线条的控制,构图的想法,喜欢日式的脸多一些,喜欢写实派的人物多一些,等等等等.
在这样的个人爱好+个人能力+个人领悟,渐渐的产生了画风.
为什么要那么强调【个人】呢?
所创造出来的东西都是有使用功能的,比如吃得饱的食物,穿得暖的衣服.
而画图的使用功能无非是【传达些什么】.
但画图所最特别的地方,也就是不同的人会选择不同的表达事物,也有非常多的表达方式,因为太多不同了,多到不会完全一样,也是画画独特的地方,也是有趣的地方.
就算画功方面可以评个高低,但画出来的东西,都能有【传达事物】的功能,这点你是夺不走的.
就算你今天刚刚学画画,你画出来的苹果不圆还没有黑白,但也能看出来是个苹果,那你的图的功能就已经达到了.
所以不同的传达方式,也就是画风,意义就像,“是我画出来的苹果噢”,“这是我理解的苹果噢”,这样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.

接着说对画风抄袭的定义和看法.
我个人的定义的【学习】和【抄袭】的区别,一来是客观的“是否是以假乱真”,二来是主观的“是否融入了自己的思考”.
最初也提到,个人觉得画风得画一整子才开始考虑.
是因为一开始画图谁不是从模仿开始啊,而且也得看多了,才能知道“噢原来我喜欢这种画法”,画的多了,才能知道自己哪些画得好,哪些方面的确不大行.
在学习的过程中,看很多的画法,体验“诶我是喜欢哪一点”,“诶我擅长哪一点”,然后思考学习到自己的画法中,是很正常的.

讲客观的:的确鹦鹉学舌会被原作者在意.毕竟那是作者自己总结出来的画法,融入了自己的感悟和尝试,那样长年来的一套结论,直接拿来用,的确会是一种侵犯.而且一些作者是拿特色画风接稿赚钱的,当然经济利益上也是一种侵犯.
讲主观的:一般不会只学一位画师,我个人是从临摹kantoku的作品开始学画的,但现在的画跟kantoku完全不一样吧?在学习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是否理解了画师某个技法的用意,理解了用意并按自己的方式实践和照搬模仿是两回事.

画图如此,创作in general也是一样.
在一个一个的个人选择中,一笔一画都表达着自我.
如果在这么可以有特色,可以表达自我的事物上最后选择了以假乱真,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.